注册 | 登录

[原创] 道法自然:水网治理“河长制”与网络互联时代的“价值流管理”

——数字经济时代更要关注数字化呈现“价值流”的功力

白洪山   专注于战略转型执行力与组织变革领导力提升  微信公号:日出山水一老憨

话头缘起。话从小区前面的景观河说起,这是一条连接到西江的活水河。可能是由于今年冬天没怎么下雨、河水量少的缘故吧,景观河的水质一直不是很好,不仅河水浑浊,散发出的味道也不咋样,远远不是当初刚建造好时的样子了。不过最近几天,却发现水质有了很明显的变化,清澈的河水又再缓缓的流了起来。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“河长”们集体努力的成果——市里的“河长”会议刚好开过了。

  当然,说到件事,可能会带出很多负面的批评,比如,也就是开会这几天的短期效果、会开过之后还不是老样子啦,等等。。。。。。先承认有这个短期应付的可能。不过,今天我更希望能够从积极、正面的角度,挖掘一下“河长制”带给企业管理的“道、理”和积极意义,尤其是对互联网时代企业的价值流、价值网管理问题。

冬季缺水是个规律,当然有时会缺的严重些,比如今年。可是,在“河长制”推行之前,尽管也年年在抓水环境的问题,尽管各地管理者也有短期突击的想法和努力,但是,因为河水是流动的,清水的流失、污水的混入相互影响、动态混合,因此,光靠一村一地分段的努力,由于各地的责任心、能力、努力程度等问题,效果并不明显。而且,面对治理不好的结果和处罚,扯皮推诿也没完没了。而应该客观的说,“河长制”的确立,从几个方面比较好地化解了这个难题:

1.     首先,从总体上对于整个区域河流总量、通路分布进行了梳理,对各条河流的水质、水量、分布以及变化情况做到了心中有数,对于各种天气、季节情况下的水量变化做出了比较清晰的预判;

2.     其次,围绕河水总体质量、数量的设定目标,对于确保河水总目标的关键区域、关键河段、关键支流的问题、障碍、举措、责任等要素进行了事先的协商与沟通,对于总体目标的可行性、责任划分、资源匹配、奖惩规则等举措设计进行了事先的沟通探讨,明确了“河长们”各自的预期;

3.     第三,由于事先的沟通、协商,各相同级别河流的“河长”之间、主干与分支“河长”之间、同一河流不同河段“河长”之间的扯皮环节时间前移、风险前移,让大家提前尽力出谋划策、提前进行责权条款的争议,这样就让可能的矛盾、风险提前暴露,也可以让大家对客观困难、协同责任考虑得更透彻,明确了对相应成本、风险的预防;

4.     第四,共享、共担的奖惩激励机制,也通过大家的政治利益、经济利益、社会利益的捆绑,大大提升了大家共同治理、共同维护、协同互助的积极性,为方案、举措制定的可行性、有力执行提供了有效的推动力,有了明确的责任后果预估;

正是这些从家底梳理、目标澄清、举措共商、责任协同、奖惩共享等几个关键环节的改变,使得各地的“河长”们有可能、有方法、有动力在总体水量不足、污染压力较大的条件下,还能够实现河水的清澈和流动,这还真的要给“河长制”的管理思路记一功。

那么,“河长制”的逻辑对当今网络互联、数字经济时代的企业经营者究竟有哪些启示呢?

道法自然。之所以对“河长制”这个事例这么感兴趣,是觉得企业经营涉及的“价值流”的特性与自然界的河流有太多相似,有太多可以借鉴的地方。

先抛开用户端的自来水网(相当于用户价值)不讲,站在价值供给端来看,企业赖以生存的价值基本上就相当于人类赖以生存的水资源,只不过相比起自然界有形有相的这个水来讲,这个“价值水资源”是无形、无相的,其流动、变化的特性更加不易被察觉,这么些年以来大家对于它的研究也不是很到位,导致大家对有关其质量、数量管理控制的方式方法理解不深而已。当然,网络互联时代,数字化经营、数字化管理正在让原本模糊的“价值水资源”的衡量变得更加清晰、更加精细起来,让大家对“价值水资源”规律的研究、特性的把控能力逐步的提升了起来。

相比于自然界的水资源保护、水资源利用河流治理来讲,企业经营的本质也不过是想方设法构建、维护自己的清澈的价值河流体系、水网体系,开拓好水源、建设好河道、维护好水质、控制好水量、分配好分布,围绕清水(企业需要的价值)的不断增长、污水(活动产生的成本)的不断减少的基本目标,构建企业发展战略、构建运行组织、配置清/污水资源、调动人员活动、开展经营活动。

只不过,在以往的传统工业时代企业,由于地域、技术、行政等行业壁垒等“山川地势”带来的不平坦,河流数量少、河道宽而深厚,河水的数量大、污染占比少,可供污染的空间比较大,人们对于“价值河流”稀缺、改变管理方式的压力感受没那么大。因而,对于丰田等企业针对“价值水资源”提出的“价值流”管理理念,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作用,当然也不觉得有必要采用类似丰田公司那样的“河长制”,充其量关注一下“客户”这个水源就可以了。

因此,就导致与“价值河流”的管理需求相背离的直线式管理、职能式管理、集团式管理、矩阵式管理等,也自然的流行了那么多年。

但是,随着网络互联时代的到来,由于社会、市场中“山川地势”变平了,陡然间类似于小河流的价值河流数量增多、河水分支增多、河道变浅变细,传统企业熟悉的大河道变成了南方人熟悉的水网,“价值河流”大水道的经营管理问题变成了对水网式“价值河流”的经营管理挑战。

由于总水量开发、增长的时限性,各条河流可分配水量大大减少,可供“污染”的“价值水流”空间(成本空间)也大大压缩。更要命的是,人们对水质量(价值的真实含金量)的要求却在不断提升、与日俱增,这就使得精细化经营、维护水网质量、防止价值流水质污染(成本控制)的要求也不断提升、更加迫切,导致了对水流质量、数量、运行、管控进行精细化、数字化管理方式的紧迫性。

而更加精细的数字技术、数字管理、数字化运行等经营方式的出现,类似于前些年模拟通信向数字通信转型一样,又催生出了一个新的数字经济、大数据经营潮流,从而进一步导致原先治理大江大河的传统思维理念、粗放经营管理方式的彻底失灵与退出。

具体怎么办?看清了互联互通、数字经济的本质之后,情况似乎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。在这个基础上,再回头看看这些年风生水起的海尔、韩都们的小微企业,看看阿里、腾讯、亚马逊们的数字化经营,看看美的、腾讯们的平台化管理,看看貌似依然在传统经营方式中没有转变的VIVO、OPPO们,是不是又有了一种很豁然的感受?

关注本质、回归本然。承认“企业价值流”的河流特征、特质,借鉴有效治理河流、水网的“河长制”的管理思路,按照“以价值链为核心、行为有效为主线”的原则,从“价值河流”、“价值水网”、数字经济的本质属性入手,确立适合自己企业的经营发展战略、“价值水网”治理机制、运营管理平台与组织保障体系。我们的咨询实践证明,在看透事物本质的基础上,传统企业积极应对移动互联、快速融入数字经济其实并不很难。问题是——这些本质的东西,您悟到了多少?

等级:经理
行业:顾问/咨询/会计/招聘服务
职能部门:其他
城市:广州市
金币:2541
(共 0 条) 上一页 下一页
您还不是圈子成员,不能对文章进行评论。请先申请加入圈子,待管理员通过申请之后才能进行评论。